<wbr id="atifb"><p id="atifb"><b id="atifb"></b></p></wbr>
    <acronym id="atifb"></acronym>
    <td id="atifb"><output id="atifb"><sup id="atifb"></sup></output></td>
  1. <acronym id="atifb"><em id="atifb"></em></acronym>
    1. OA
      OA
      今年鋼貿商“冬儲”意愿不強 “冬儲”規模不會太大

            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認為---- 今年鋼貿商“冬儲”意愿不強 “冬儲”規模不會太大

         又到一年一度“冬儲”時。今年“冬儲”搞不搞,“冬儲”規模做多大,何時開始“冬儲”,這些問題似乎讓鋼貿商感到糾結,也是對鋼貿商經營的一個考驗。對此,上海五波鋼結構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長任慶平接受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采訪時,闡述了他對今年“冬儲”的一些思考和建議。

         任慶平說,今年“冬儲”處于的市場環境與去年不同,今年的鋼材市場呈現“供需兩弱”的格局,而在歲末年初,這一格局不可能改變,今年春節比較早,2月1日春節,早于去年12天。在歲末年初,工地基本處于停工狀態,“鋼需”強度明顯減弱。因此,鋼材市場需求偏弱。

         今年,在“碳達峰”、“碳中和”大背景下,國家出臺一系列鋼鐵企業限產、減產政策和措施,能耗雙控、錯峰生產、產量平控,不得超過去年,等等,遏制鋼廠產能釋放,實現減產目標。據中鋼協最新數據,11月下旬,重點鋼企粗鋼日均產量171.69萬噸,環比下降2.61%;鋼材庫存量1248.43萬噸,比上一旬減少144.29萬噸,下降10.36%。因此,鋼材市場供給偏弱,在這一鋼材市場“供需兩弱”的局面下,鋼貿商如何“冬儲”,要不要“冬儲”,“冬儲”規模該多大,對此,貿易商普遍感到糾結,所以不少貿易商對今年“冬儲”的意愿似乎不那么強。

         任慶平說,對于鋼貿商而言,還要考慮“冬儲”的成本。一般來講,在今年12月份開始“冬儲”,到明年的3月左右,才能將“冬儲”資源售出,這中間需要2個多月的時間,將需多少融資成本。這就要看鋼材什么價位可以“冬儲”,以螺紋鋼為例,價格應在4000元/噸以下,貿易商才愿意考慮“冬儲”,但從目前鋼廠的出廠價格政策和當前現貨市場價格來看,似乎不可能。

         這是因為,目前鋼廠的利潤狀況較好,資金較為充足,不急于回籠,加上鋼廠限產,減產,鋼材庫存不大,因此,不可能大幅下調鋼材出廠價格;再說,時下鋼鐵企業在國內主要鋼材市場都有自身的經營點,有倉庫,在鋼廠自留資源不充足的狀況下,大都自己進行“冬儲”,這也是今年“冬儲”出現的新情況,與往年“冬儲”所不同。

         因此,當“冬儲”的鋼材價格沒有達到鋼貿商心理預期的情況下,鋼貿商的“冬儲”意愿普遍不強,一些鋼貿商說:“鋼價不下來,不想搞‘冬儲’?!?br/>

         由此來看,今年的“冬儲”規模不會太大,不可能超過去年的“冬儲”規模,最好的結果,今年“冬儲”規模與去年大致相當。

         不過,任慶平建議鋼貿商適度搞一些“冬儲”,還是可行的。他分析適度“冬儲”的幾個理由。

         一是宏觀利好政策效應的逐漸顯現,為拉動“鋼需”注入動力,對明年的鋼材市場將帶來一大利好。諸如,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,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,中國人民銀行決定于2021年12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.5個百分點(不含已執行5%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)。本次下調后,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.4%。這樣此次降準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1.2萬億元。業內人士認為,此次降準,將有效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長期穩定資金來源,促進實體經濟發展,從而對拉動“鋼需”注入強勁的動力。

         此次“降準”拉動“鋼需”還體現在房地產業上。日前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提出“要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,支持商品房市場更好滿足購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,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”?!敖禍省焙?,房地產獲得貸款的空間比較大,便利性更高,使房企的資金壓力得到緩解。而房企融資環境改善,房企合理的融資需求得到滿足,利于降低房企債務風險。對于購房者來說,貸款難的問題也或將得到緩解?!敖禍省贬尫帕鲃有缘睦孟?,房貸利率下降、放款速度加快。從而使房地產業實現良性循環,健康發展。無疑,明年房地產業對鋼材需求強度亦逐漸增強。

         二是歲末年初,鋼材市場供給有望繼續減弱,有利于緩解明年初的鋼材市場供需矛盾。進入冬季以來,一些地區加大鋼鐵企業的限產力度,諸如,河北省邯鄲市發布11月18日至12月31日重點行業生產調控方案,要求當地鋼鐵企業根據《關于印發<河北省2021年-2022年采暖季鋼鐵行業錯峰生產工作方案>的通知》要求,確保完成第一階段粗鋼產量壓減任務。據業內人士統計,京津冀周邊2+26城冬季錯峰就壓減將近4000萬噸產量。

         此外,歲末年初,國內有一系列重大活動,如冬奧會開幕,黨的二十大舉行,等等,這段時間,北方地區鋼鐵企業限產措施將會進一步加嚴,而不會放松。再有,一批鋼企進行年度檢修。據不完全統計,僅在11月,就有近40家鋼廠發布檢修計劃。其中,檢修時間最長的鋼廠,計劃2021年11月15日到2022年3月中旬,對2000m3高爐進行檢修,預計影響鐵水產量每天6000噸,總產量72萬噸。還有的鋼廠計劃2022年1月10日-3月15日對廠區內一座1350m3高爐進行檢修,預計日均影響產量0.48萬噸。有的鋼廠2021年12月9日-12月24日對2600m3高爐進行年修16天,預計影響日均鐵水產量約0.63萬噸,減少成材品種產量主要為螺紋鋼。

         采暖季錯峰生產,年度檢修停產,能耗雙控減產,政策要求限產,這些因素的疊加,在歲末年初,鋼廠的鋼產量減少將是大趨勢。因此,鋼材市場供給偏弱的格局不會改變,將繼續緩解供需矛盾,有利于后期鋼材市場平穩向好運行。

         三是鐵礦石等鋼鐵原料價格反彈,剛性成本支撐,鋼廠的鋼材出廠價格不會下調。近來,鐵礦石價格明顯反彈,進口礦價格從80美元/噸,再度上升到120美元/噸;前期價格超跌的焦煤,都已止跌反彈,加上近期疫情影響,焦煤價格反彈50-150元/噸;廢鋼市場延續漲勢,普遍再漲30-100元/噸。由于鋼鐵原料價格上漲,鋼廠的生產成本上升,剛性成本的壓力下,鋼廠挺價意愿增強,后期的鋼材出廠價格不會下降,而有可能上調。這在很大程度上,明年初的現貨市場鋼價易漲難跌。

         任慶平說,鑒于上述這些因素,貿易商根據自身的經營狀況和庫存結構,可以適量“冬儲”,但切忌大規模的投機建倉。

         應該說,時下,鋼貿商對于“冬儲”都較為理性,認為不能把“冬儲”看作是博行情的機遇,想在“冬儲”上賭一下,博一次,賺一把,用這種心態去對待“冬儲”,是很危險的。所以說,鋼貿商對“冬儲”,持一顆平常心,沒有賭心和貪心。這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今年“冬儲”規模不會太大。“冬儲”資源少,“冬儲”時間短,“冬儲”規模小,將是今年“冬儲”的一個顯著的特點。

      免费AA片在线看3分钟
      <wbr id="atifb"><p id="atifb"><b id="atifb"></b></p></wbr>
        <acronym id="atifb"></acronym>
        <td id="atifb"><output id="atifb"><sup id="atifb"></sup></output></td>
      1. <acronym id="atifb"><em id="atifb"></em></acronym>